十二月 9th, 2016 | No Comments »

挺喜歡這段的,一直記著,想想還是先丟上來免得將來難找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陸晃從王記雜貨鋪那裡蹭了半條鹹魚正要走回來,眼角餘光便看到風一般從坡下奔上來的樓小衡。
“老闆!陸老闆!陸晃!!!”
自從自己不知第幾次被逼問出全名後,這還是樓小衡第一次喊陸晃的名字。烈日下陸晃覺得那道身影有些晃眼,坡道上的年輕人輕快地在熱浪蒸騰的路面上奔跑,很快就跑到了自己面前。
“我……哈哈哈哈哈……我……你看,你看……”

——野狗馴養指南  涼蟬

Posted in 節錄
十一月 18th, 2016 | No Comments »

七年了,這兩的台詞還是一句一句都在我耳邊吶。

「你覺得我這人怎麼樣?」郭驍沒丁點兒笑意,睜開眼睛,堅持的盯住蘇路問。

「差勁。」好啊,就今天結賬吧,「熱心親切和藹有禮樂於助人謙虛好學,全是裝的。你心底瞧得起誰啊?你把別人都當作襯托你優秀接受你恩澤的工具吧?說穿了你看誰不是垃圾啊?」

「還真透徹……」郭驍苦笑,「差勁?你也……」

「我比你強!」蘇路臉紅脖子粗,「我自私,但我不拿別人當孫子耍!你和三班那胖子結對,你真用心幫他了?我呸——,你壓跟沒耗過時間和他一起複習,就拿那套參考資料打發他呢!偏就運氣好些,摸底考居然讓他給考到了,乖乖,就又成了你的豐功偉績,就那種傻子還樂顛顛幫你歌頌戴德。」

郭驍跨下臉,「政治資本你懂不懂?你知不知道以後上大學甚至找工作,就需要……」

「放屁!少說那套偽哲學,我犯噁心!」

——差勁和差勁的簡單相加 赭硯

Posted in 節錄
八月 29th, 2015 | No Comments »

這段太動人….

吾弟綺羅生,生於麗花春漫的日午,那年牡丹正豔香,流年時轉,恍眼弱冠,入叫喚淵藪同修,與吾意琦行、一留衣等七人結義,共學武道七修,朝朝暮暮,形影不離,乃至吾弟刀道初成,方見別離,爾今為吾傷體,豁命取藥,一身血染倒臥黃沙,秋風飄葉葬英靈,吾弟卒於秋瑟的夜晚。

江湖濁浪沒白衣,天涯何處不過客,願遙遙東逝水,將你帶往天地的盡頭,忘了這一世的混沌、這一世的痛!來生,再無刀加身,再無劍刺骨,咱在點著小燭的酒館再相遇,那年,吾蒼髮鬢白,你十八。

——霹靂布袋戲 刀劍春秋

Posted in 節錄
八月 25th, 2015 | No Comments »

騙個更新,這篇文裡面每部劇中劇都好看,每次看演藝圈文我都覺得劇中劇比本文還精彩。。。。

宋回把公孙渺的缰绳塞进他手里,拉着自己那匹马沉默了一会,认认真真地说:“公孙,你放心,这世上有我一天,我就决不让任何人再欺负你。”

餐风露宿的日子和奔逃藏匿的艰难,宋回消瘦了。他一头长发按着时下很受欢迎的模样束起,此时却都散开,几缕黑发搭在额前;身上才刚买了半天的新衣裳又因为刚刚一场奔跑凌乱了,唯有一双明亮眼睛在暮色里闪闪发亮,让年轻人刚毅挺秀的脸庞有了不同的光彩。

宋回的发型,宋回的衣服,甚至宋回的马都是自己给买的。他知道这人老实可靠,心里想着等日后自己骗来了九寸针,还可以把他留下来当个随从跟班什么的,每月给些银钱,也不算辜负了两人一场相识和数月相伴。

但他居然敢夸下海口说决不让人欺负我?。

公孙渺好不容易笑了一声。

“好啊。”公孙渺轻声说,咧嘴冲宋回笑得没心没肺。

“你别忘记这句话。”笑意慢慢淡去,在公孙渺眼里出现的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深情,“宋回,我公孙渺此生也绝不会忘记的。”

——野狗驯养指南  凉蝉

Posted in 節錄
八月 14th, 2015 | No Comments »

這段太喜歡了,記下來

「雁王….」

「我稱讚你,地門鐘聲五十里的範圍你毫不放鬆,足足退出八十里。」

「你是來羞辱我的嗎,還是,來殺我的。」

「噓。」

「注.意.聽。」

噹。

噹。

噹。

噹。

「聽見了嗎?」

——金光布袋戲 墨世佛劫

Posted in 節錄
十二月 26th, 2014 | No Comments »

阿卡巴捏信諾斯給菌絲桑馬跟俏萌主的對話(啥

「人總是希望自己能成為英雄,在聚集的時候,願意相信自己能盡一點力量,為天下進行一點改變。」
「但無法判別這改變是好是壞。」
「只會更好。」
「喔?」
「因為歷史無法回頭,我們無法證明沒改變會更好,所以對贊同的群眾而言,只要改變就必然是正確的,否則,他們就必須接受自己,是讓天下動盪的原因。」
「抱著這樣的想法的你,為什麼還能有救世的胸懷?」
「您是認為我對人性感到失望?」
「難道不是嗎?」
「其實人都有脆弱的一面,為什麼不能給予包容呢?正因我們也同樣脆弱、同樣會犯錯,才更需要互相扶持…您不也扶持了我的脆弱嗎?」

——金光布袋戲 墨武俠峰

Posted in 節錄
十月 22nd, 2013 | No Comments »

「你是怎麼弄的?」我突然對弄臣問道。「你隨著年歲增長、在不同的地方落腳而轉換身份,卻沒有人真正知道你生下來時是個什麼樣的人,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大憾事嗎?」

  他緩緩搖頭。「如今的我,早就不是出生時候的那個人了;別說是我,就連你也不是當年出生時的那個人。你說,誰不是這樣呢?說真的,蜚滋,我們對人認識再怎麼深刻,也不過是知道對方人生的幾個面向罷了。通常只要是知道他人的幾個人生面向,我們就自認為相熟得不得了。父親、兒子、兄弟、朋友、情人、丈夫……一個人可以同時擁有所有的面向,然而卻沒有人能夠深知他在每一個角色之中是什麼情況。我看到你身為幸運之父的情況,然而,我對於你教養孩子的了解,卻遠不如對於我父親教養孩子的了解來得多;然後我對我父親的了解,卻又不如我的叔叔伯伯對我父親的了解來得深。所以,當我以不同型態出現時,我並不是在以假面目示人,而是在展現出世人前所未見的面向。說真的,在我心底的某一處,我永遠是弄臣,也永遠是你的玩伴;然而在我心底也有一處地方,是真正的黃金大人,嗜好名酒佳釀、精緻餚饌、華麗衣裳以及狡黠的言語。因此,當我以黃金大人的身份出現時,我並不是在騙人,而是在展現自己的不同面向。」

  「那麼琥珀呢?」我輕輕地問道。但是話一說出口,我就納悶自己怎會如此大膽地問出這個問題。

  他爭鋒相對地迎向我的目光。「琥珀是我的面向之一,如此而已,既不多加,也不稍減。」

——弄臣命運 羅蘋.荷布

Posted in 節錄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