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6th, 2009 | 4 Comments »

所以就兩邊都貼好了(自言自語)

一樣是sai的修業,這次全都是用"筆"(雙關?)來畫,頭髮光澤則稍微用噴槍噴了一點點白,有比較像我原本的畫風了耶XD(樂)

畫這張就是要給某人的剪片當謝禮啦,快把生氣的七七拿來喔XD(心)

Tags:
Posted in 戲劇
一月 8th, 2009 | 2 Comments »

大家看到標題,應該會隱約發現我中間漏了一個心得沒寫吧(咳),不過第三齣(?)我打算繼續拖下去(被巴)

這次看的這部,應該算是這幾檔理我個人最期待的了!畢竟看一下我這篇文的標籤,居然就含括了兩個俺的最愛—歌仔戲跟推理,就知道這種結合會是多麼令人欣喜>//<

雪夜客棧這部是改編自東方快車謀殺案,春風劇團真的把這部戲做得有聲有色,不論是歌仔戲迷或是推理迷,我想都會看得很快樂,是個非常棒的改編戲曲,像這種以西方題材改編的戲曲越來越多了,如果每個都有這種水準真的讓人很欣慰,東西合併一直也是我很喜歡的題材喔。

首先來講講關於福…講錯,是主角東方徹,他真的很帥!雖然這不是重點!但他真的好帥!一開始東方出場時,是個有點頹廢的地方官,還留了鬍渣!而且我有注意到他的聲音很特別,非常沙啞,這讓我蠻意外的,但卻也不影響唱腔,這點真的很不錯。

這頹廢的造型一直中場休息結束後,才突然整裝再出發,這時候的他不但帥氣,更是一整個意氣風發,不但從觀眾席後突然出現,還手持摺扇撒著亮片登場,是有沒有這麼派頭啊(指指點點),而且他這個角色很風趣,還常常會有超閃亮的笑容直擊觀眾,真是差點閃瞎我了呀,媽媽這真是太邪惡了不知道我對美人的笑容都特別沒有抵抗力嗎(指指點點)!

這齣戲會成功的其中一個地方,我想就在於主角的風趣這點,讓整個嚴肅的推理劇活潑了起來,當然這有些還得歸功於華生…啊不是,是另一位角色——嚴老闆。嚴老闆的認真跟東方的調皮搭配起來,才更能襯托出東方徹這角色的特質,當然只要是小小推理迷都知道,這樣的組合可以說是非常有萌點…啊不對,是非常的經典XD

除了東方跟嚴老闆,其他角色也可以說相當了不起,不論唱或演都不遜於主角,我想對於一個小規模劇團來說,這點是很重要的,因為只有在每個團員都有看頭的情況下,這個劇團才會快速的精進和得到支持。

春風應該是個很年輕的劇團,我指的是關於演員和編劇的年紀方面,從他們相當自然的融入一些時下的多元流行元素便可見一斑,比較可惜的大概是中間店小二大山比較亮眼的那段,實在是有唱聽不懂orz,而且這一唱下來就等於是破梗了(爆),不過還是得好好稱讚一下這齣戲的手法,有很多相當新穎的呈現方式,最為人稱讚的大概就是以倒帶方式將整個案件重新整理(給觀眾看)那邊,還有用投影燈打出房間位置圖方便演員回溯劇情,再用類似木偶劇的方式來演出,娛樂性真的很高!

至於推理方面,可以說表現的可圈可點,線索、謎團、結果都相當出人意表,當然也可能是我沒有把東方快車看完所以沒得對照的關係(咳咳),更甚者導演能夠把一開始迫使主角來到雪夜客棧的小事件融入最後的推理中,真的很了不起!仔細看了一下春風以往的劇本,似乎都是偏向推理劇,我想編劇應該是個大推理迷吧,沒有意外之後應該會繼續支持這團,也很希望之前的戲能夠再演出啦,真是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再來想寫關於現代歌仔戲的感想,沒有特別去研究,不過現在的歌仔戲比較偏重的是如何讓現代人去接納像這樣一個傳統的戲曲表演,所以會把劇本、表現方式做更多的融合和創新,但也很容易因此讓歌仔和身段的部份少了很多。其實這點並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以雪夜這部來說,光是介紹各個角色、推理、找線索就已經花了非常多時間去走劇情,還要花更多時間去表演身段,可能要分折子看個其中一段了。更不用說其實有些大劇團也是慢慢往這樣的方向走。

雖然以我個人來說,我的喜好是偏向更加傳統的表現方式,但對於這樣創新的想法和走向,也算是樂觀其成,畢竟一樣東西有多種的詮釋也是非常有趣,音樂不也是分成很多種嗎?不論是古典音樂或是搖滾樂曲,他們都各有其欣賞的樂趣。

最後想來為最近看的這四部來做個總結,蠻意外的就是我剛好都買到小劇團的戲…啊不過某個還沒寫的是音樂表演不太相同就是,但一樣都是在小劇場表演,在小劇場的好處就是可以讓演員跟觀眾有更多互動,例如春風跟三缺一都有這麼做(但沒有很明顯)。相對的,這樣的表演場地,好壞也是一眼就能看出來,演員在這樣的環境下其實必須表演的更加細緻。

說真的我以往是不太看小劇團的戲,應該說是沒有去注意,畢竟預算有限(!)所以選擇已經有名聲和固定班底比較安全,而且這樣看下來,對於新生劇團的選擇,的確可以說是一種賭注了,好與壞、對不對味都很難去猜測,不過經過這四場的觀賞經驗也讓我稍微感受到一些,新生代的力量啦!像這樣為了夢想而跨出的一小步、一小步,雖然走得心驚,卻也更是一種感動~!

在這樣一個混亂的年代中,藝術的確有安定人心、舒緩壓力的效果,這樣的感觸也包括了我最近看了蠻多場電影,這麼一看,我今年的(各種)娛樂花費還真是多了往年很多啊。

Tags:
Posted in 戲劇
九月 8th, 2008 | No Comments »

我又迷路了(灑淚)
如果我的人生是由迷路組成的,那一定有百分之八十的情況都是自找的(哭)

對於這部戲,不知道該怎麼評論,演員的表現很明顯比下面的優良很多(咳),可是劇本實在讓我很錯愕,雖然說我可以接受的範圍很廣,意識形態基本上我也可以,但是這個…呃?呃?到底是怎麼得到劇本獎的啊,看不懂=好?

先來說說演員好了,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哥哥了,雖然我一直口誤成弟弟(咳沒有其他意思),以情緒的掌握來說我覺得他的表現是最棒的了,尤其是對媽媽賭氣卻還是回頭問媽媽要喝什麼幫忙拿那邊的轉折演得很棒;後面想要保護妹妹那邊的感情也很真;看著阿麻說很ㄅ一ㄤˋ那邊也很實在。其他角色的話,我覺得還是因為年紀和成長環境的關係吧(咳沒有其他意思),雖然技巧很好,但是真實度還是差了一點,當然我不否認可能跟劇本台詞也有關係(喂)。

講到台詞,就想到台語真多,我可以理性的懷疑有幾句我聽不懂意思,是因為地域關係嗎?不知道為甚麼雖然演員都講的很順,我聽起來就是有種怪怪的感覺,這是傳說中的北部腔?我是猜測他們可能原先並不太會講台語(姆),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劇場戲講台詞本來就比較奇怪的關係。

回頭來講劇本,我比較喜歡的是上半場的演出,不過這原本也就是我想看的所以…姆順便來說我想看這部戲的原因好了:我喜歡家庭劇、我喜歡時空錯亂劇、我喜歡「我們會一件事一件事慢慢的忘記」這句文案、我想看所謂的環保劇是怎麼融入這部錯亂劇。

但顯然我過於期待了……

上半場其實很美好,但下半場實在太脫軌到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還沒看戲前本來就不該做太多立場預設,就是因為看了太多介紹,才會覺得更加的錯愕吧。(可 是如果不是因為那些東西,我不會來看的啊)雖然不太想承認,但是難道這齣戲是真的認為,只要觀眾略有所思,所以不管多莫名其妙的劇情都ok的嗎?

我想用這些年看了幾場戲劇的感想來做結論:文案總是太過華美,以至於夢裡的畫面總是更趨近於想像。啊,說到時空錯亂就讓我想到"BACCANO!"這部動畫,他可以說是我理想中的錯亂戲。

我一直認為,意識形態是需要有主題存在的一種暗示;寫實主義則是在寫實的暗喻中,又隱藏著一層層的真諦。

姆,總之,應該可以做得更好的。不過我並不想推翻導演的演出手法,只能說感觸不到而已。(是說下面那個我也有一點這種感覺啦…咳)

Posted in 戲劇
八月 31st, 2008 | 6 Comments »


摸摸與烏拉(誰啊)紅鬼與青鬼

因為被熱烈要求所以來寫觀後感了。

先說明一下照片,是票根贈品全票
既然是票根贈品,為甚麼照片上是全票呢?就是我去看戲的時候驚覺沒有帶票真絕望,結果就是再花30元去補票(感謝導演),這張照就是我不是去騙票真的有票的證明。

說感想前先自首,會去看這部戲是因為某人想看腐劇情…(毆)

是說雖然我不是第一次看小劇團演出,不過還是第一次看到比教室還小的場地(咳),某人說得不錯,在這樣的場地,席地而坐才是首選的方式,雖然我不喜歡硬梆梆的地板就是。舞台雖然不怎樣,不過燈光卻也彌補了這一點,燈光和音樂對整齣表研的配合都非常的好,讓我忍不住想起上星期公司在辦活動時,負責選音樂的人在想什麼我都摸不透…(不要離題)

戲一開始我有被嚇到,因為我以為他要演恐怖劇,我很怕詭異的氣氛,所以發現苗頭不對真是挫著等…後來證明…是我自己嚇自己。

有點意外的是,期待已久的聲優演出原來是女配男,不過與其說是配音,這些聲優很微妙的跟角色有所互動,所以雖然不習慣但是感覺蠻有創意的。不過也是因為不習慣吧,後面有些橋段角色跟配音各自發展的地方讓我有點無所適從,簡單說就是搞不太清楚,尤其最後讀信的地方,我聽了好幾句才發現原來紅鬼是在讀信bb

較為驚豔的就是青鬼的聲優突然唱起歌來了,歌詞跟音樂很好,但是詮釋的人更加的棒,有把青鬼的感覺給帶了出來,歌曲的感染力一向很強,加上我本身就喜歡歌劇(正確說喜歡的是歌仔戲←噯?),所以對於這段的表現相當肯定。

說到青鬼就想到紅鬼,其實我看不太出來紅鬼很愛(?)青鬼,雖然青鬼離開了之後他露出了寂寞的樣子,但是馬上就將注意力轉到村民身上這點讓我覺得…他其實只是個害怕寂寞的鬼而已。

這一點在青鬼的歌唱中也有提到:他是不是開始在數著寂寞,開始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大略是這樣的歌詞),很明顯青鬼腹黑的程度…喔是瞭解紅鬼的程度高到不行,我可以合理性的懷疑青鬼常在跑掉之後還偷看紅鬼的反應嗎?(毆)

後面青鬼想幫紅鬼跟村民變成朋友的時候,紅鬼雖然不想用這種手段,但也沒有確實的去阻止,紅鬼除了本身應該有點遲鈍之外,可能還夾雜著更多實現願望的矛盾心情,畢竟青鬼一離開就不知何時能再見,所以如果能跟村民一起玩一定很愉快吧。

因為青鬼對紅鬼友好行為的不確定性跟愚弄性,紅鬼雖然當青鬼是朋友,但仍然這麼寂寞,這麼容易孤獨,所以我覺得紅鬼對青鬼的愛並不深,但這並不是他的問題。

啊,糟糕。一分析起來就覺得我好像在批評青鬼(汗)

其實青鬼是陷入戀愛中的盲目(?)吧,想利用距離來拉近對方的依賴,卻又輕易為了你快樂我就快樂這種原因,將自己放逐到最遠的另一端,但這其實也不是他的問題。會用這種測試的方法來相處,就表示他本身極度不安,獨占的想法也很強的緣故,但他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就…阿災,個性問題吧。

故事的結尾,嗯…我涕淚縱橫了。

雖然我想講,很多悲劇是可以避免的。但是身在其中,替自己想,替他人想都來不及,又要怎麼讓自己從第三人的角度去看,去解決事情呢?我們總是對自己本身感到懷疑,卻又對自己的抉擇過度信任,尤其是將看事情的角度轉向"對他人好"的時候。認為是對他人好,所以不會有問題。

講得過於悲觀了,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而已,其實生活著,不就是如此嗎。

付出愛意

等待被愛

互相理解的愛意是完美的,互相誤解的愛意也是美麗的。

美麗於懷疑,美麗與對懷疑與信任的不解,美麗於無私的付出,美麗於自私的享受。

前幾天看到黃河(《危險心靈》男主角)的一篇訪問,他曾經在失戀的時候問過導演:為甚麼愛情會結束。導演的回答是:結束是為了再開始。

說得不錯吧,我也這麼覺得。當然不是說為了再開始所以才去結束,這就有問題了。

雖然青鬼.紅鬼是個悲劇(我認為),但是我總覺得紅鬼可以跟村民過得很愉快吧,青鬼也許可以在旅途中找到快樂吧。然後紅鬼會在無數個想念中,青鬼會在無數個後悔中,兩隻鬼再重新相遇吧。

結束是為了再開始嘛!(妳曲解意思了吧?)

以上,這篇好多吧吧吧的,我在幹麼?

Posted in 戲劇
八月 29th, 2008 | No Comments »

一些東西

1.2008臺北藝穗節《紅鬼‧青鬼》
演出時間:2008/08/30(六)20:00
演出地點:華山創意文化園區–果酒禮堂(北市八德路一段一號)
明天就要去了(爆)

2.三缺一劇團《大家一起寫訃文》

演出時間:2008/09/06(六)19:30
演出地點: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呼呼呼呼…

3.2008關渡藝術節 — 校園殺人事件
演出時間:2008/10/11(六)19:30
演出地點: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T305實驗劇場 (北市北投區學園路1號)
獨角戲0.0也不是沒看過姆…

4.唐美雲歌仔戲團<<蝶谷殘夢>>

演出時間:2008/10/25(六)19: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 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
哈哈哈哈哈….還是晚了一步Orz

5.發現台灣 新廟會演藝
好遠啊,誰想一起去><(滾來滾去)

6.2008陳家崑二胡演奏會
演出時間:2008/11/29(六)19:30
演出地點:國家演奏廳 ( 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
呃…個人魅力也是很重要的-////-(咳咳咳)
確定要去(蓋章),有人想跟的話最近跟我講喔/


5.臺灣春風歌劇團《歌仔戲懸疑劇場─雪夜客棧殺人事件》
演出時間:2009/01/03(六)14: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Experimental Theater)
看到殺人事件眼睛就亮了(毆)

Posted in 戲劇
十月 25th, 2007 | No Comments »
戲夢人生—歌仔戲也色戒?鍾邦友

電影裡湯唯清唱〈天涯歌女〉的畫面,讓我想起廿年前葉青在電視歌仔戲裡,也曾經唱著同樣的曲調……

 最近在威尼斯影展發光發熱的李安新片《色.戒》,有段湯唯在酒館裡對梁朝偉款款清唱周旋名曲〈天涯歌女〉的橋段,媒體把焦點放在也曾經唱遍大江南北的紅星蔡琴身上,可是卻鮮少有人知道,這首歌曾被歌仔戲名伶葉青演唱過,不過並不是原汁原味的詮釋,而是在她主演的多部電視歌仔戲中,被當成唱調,反覆應用。

 「天涯歌女」由魯男子演唱

 一九八七年在華視播出的《紅塵客》一劇中,葉青飾演見色起淫心的海盜頭子張七,乍見林美照扮演的嬌豔郡主,掩不住心頭小鹿亂撞,藉著〈天涯歌女〉的樂音,滿懷驚喜地唱出「畫上一位美裙釵,好似仙女下凡來,張七自從出娘胎,看到這種美人還是頭一回」,以一種俏皮邪氣的節奏而非蔡琴柔美滄桑的曲風,唱出下階層魯男子妄想山雞求凰的韻味。

 和《色.戒》這麼一個意外的交集,並非偶然,從百年前宜蘭鄉間的「落地掃」開始,歌仔戲便不斷吸收來自大陸的京劇、越劇、北管、南管、四平、外江戲曲等各種大戲的唱腔、服飾、道具及身段精華,甚至還網羅國台語流行歌的動人樂曲,與時俱進地和流行媒體及演出型式進行融合蛻變;由野台、戲院(內台)、廣播、電影、電視,直到現在國家劇院的精緻演出。

 北京藝術學院舞蹈科班出身的河洛歌仔戲導演張健,便曾用「海綿」來比喻歌仔戲的驚人吸收力,他以一個自大陸飄洋過海的台灣女婿現身說法,無疑為歌仔戲做了最好的註腳。

 號稱台灣電視史上首位「男」小生的楊懷民,也是在全然不懂台語的情況下,把京劇及黃梅調的特色,重新帶入電視歌仔戲中,黃梅調裡的名曲〈郊道〉即常出現在夜半形色匆匆的趕路戲碼中,他參與的葉青歌仔戲也因為保留添加較多的傳統及多元素材,而在當時三台中獨樹一格。

  歌仔戲也需要一位李安?

 歌仔戲的吸收力強,可由其強韌生命力看出。日治時代的皇民化統治,意圖扼殺本土文化生機,歌仔戲被迫演出「改良戲」,演員得穿和服、拿武士刀上戲,未料輾轉成東洋味的「胡撇仔戲」;國語運動推行時期,小生巫明霞也毫不猶豫地捲起京片舌,唱起國語版《山伯英台》等多部歌仔戲,在極度壓縮的時空裡傳承薪火。

 即便歷經最艱困的環境下,歌仔戲也都存活了下來。可惜的是,頻道大量開放之後,電視台競爭更激烈,需要較多成本的歌仔戲,在無法有效吸收廣告客戶的情況下,被棄若敝屣,雖尚有零星的舞台演出,但機會少、市場侷限,老一輩藝人逐次凋零,編導人才流失,新血也似乎還盼不到可成氣候的契機,楊麗花《丹心救主》五千元一票難求的情況,只怕是孤現之曇花。

 日前媒體指出,迎神廟會的歌仔戲野台演出,竟慘遭「物美價廉」的鋼管秀所取代,關團者越來越多,看在我們這些從小耳濡目染在歌仔戲之忠孝節義的中年人眼裡,不勝唏噓!難不成歌仔戲還要再一次展現大融合力量──向鄙俗色情卑躬屈膝?就算和《色.戒》沾上了邊,也未必能雞犬升天重現大紅大紫的光彩。或者,我們該期待,歌仔戲也能有一位李安來扭轉乾坤。

Tags:
Posted in 戲劇
十月 25th, 2007 | No Comments »

【聯合報╱記者戴永華/宜蘭報導】

(右圖)蘭陽戲劇團是國內唯一的公立歌仔戲團,布景、服裝營造的戲劇氛圍,頗具新意。
記者戴永華/攝影

國內唯一的公立歌仔戲團蘭陽戲劇團十五歲了,周年慶開幕典禮定今晚七時半在宜蘭縣文化局戶外廣場舉行,藝人葉青、作家黃春明將到場。宜蘭縣長呂國華昨天說,縣府將繼續扶植蘭陽戲劇團,除爭取上市公司認養,也要拜訪拜託企業界及社團資助演出。

該戲劇團演出的「錯配姻緣」、「吉人天相」、「杜子春」及「愛吃糖的皇帝」等四齣戲的DVD,被行政院新聞局選為優良出版品,將於十月六日接受表揚。

宜蘭縣政府在八十一年成立蘭陽戲劇團時,很多喜愛歌仔戲的年輕人投入,十五年來,他們在戲劇團成長、結婚、生子,用年輕歲月灌溉歌仔戲,維繫歌仔戲的命脈。

像劇團後場的陳玉環,畢業於國立藝專國樂科。她說,父親以前是北管戲的「頭手鼓」,她也愛上傳統戲曲,蘭陽戲劇團創團時,月薪只有一萬五千元,連車資及生活費都不夠,但她甘之如飴,一待就是十五年;劇團曾安排她到野台戲班磨練,讓她兼具學理及野台經驗。

長相清秀的張玉妃十七歲就入團,第一次上台演「扮仙戲」時,扮演李鐵拐,台下的母親看她枴著演戲,哭說:「我把妳生得好手好腳,妳竟然演個跛腳。」不過,母親後來成為支持她學習的最大支柱。

團員簡育琳是高雄人,曾為明華園歌仔戲團的團員,她因想要學習傳統歌仔戲,經導演劉光同介紹考上蘭陽戲劇團,目前三十六歲的她仍未婚,她說:「我把自己嫁給歌仔戲了。」

小生吳安琪原是護士,從小學舞蹈。廿歲時,她成為蘭陽戲劇團創團團員,演過各種角色,最後定位為小生。她說:「歌仔戲是我的生命,我離不開蘭陽戲劇團。」

Tags:
Posted in 戲劇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