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5th, 2015 | No Comments »

找到以前畫的蠻好笑的東西,轉回來笑笑(

史瓦特/伊迪倫/指揮官/腐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Posted in 聖痕衍生
七月 5th, 2014 | No Comments »

小夏/指揮官

——————-

你很早就想這麼做了。「不熟?稍微認識?留守?」「喔…原來你的軍師不在啊……呵。」

你笑了一聲,拍了下達隆納斯的身體,牠回應你的召喚,向著站在廣場上的那個人衝去,等衝到人的身邊,你一伸手就將他給拉住,然後盤旋至高空。

高空令你愉悅,但對於此刻坐在背後的人來說,卻不是如此。

啊…你還記得,當初將他帶到高空的時候,他生氣的樣子,怕高啊…身為一個領主,卻這麼輕易被抓住弱點,真是可笑。但是因為很有趣,所以你又做了一次,將人給帶了上來,你很想知道眼前的人對你再次的惡作劇,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達隆納斯帶著兩人不斷在空中往前飛著,氣溫越降越低,原本你並沒有感覺,直到你發現,身後的人抓緊的手抖得厲害。他的臉上開始凍紅,從鼻頭一直到耳後,似乎再不到多久,他就會整個人凍成冰。

「你覺得冷啊…」人的軀體真是脆弱,明明這麼脆弱,為什麼不想追求更強大的力量?真是令人想不透,真是既愚蠢又麻煩的人類。狂風隨著飛行呼嘯而過,在你仍在思考的時候,人類卻開始抱怨飛得實在太久了,哼,真是既愚蠢又沒耐心的人啊。

「問路?直接飛過去不是更快?」難道我還會迷路不成?還是你只是…不想在我身邊?不愉悅。算了…既然如此,那就勉為其難跟你一起用走的吧。

「…哼,走啊!是這個方向嗎?」你放開達隆納斯,腳踏在雪堆上,跟著他在雪上踩出一個又一個的印子,雪花不斷飄散在四周,兩人的足跡馬上又被掩蓋,消失無蹤。

冰之國,雪花宮殿,兩個人,如果可以找到就好了…你看著走在面前的人,如此想著。

2013/2/4

Posted in 聖痕衍生
二月 15th, 2014 | 2 Comments »

極短篇,夜帳。但是沒有夜傭
指揮官/菲斯特

————————————————————

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到底適不適合我來過,也不知道這樣的點心,由我來買適不適合。從老闆的手上接過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禮盒,我邊走邊想。

巧克力啊…記得潔西卡也很喜歡吃呢…但是今天不管在哪,我都看不見她的身影,或許她也正在某個地方與人慶祝這樣的日子吧。

情人節是個該如何去面對的日子呢?從不知道第幾個表情各異的傭兵手上接受各式、大大大小地巧克力,我開始有點捉不到頭緒…這是可以這樣隨手送的禮物嗎?

我只知道,當我佇立停止,聽見那個人頷首微笑的對我說「情人節快樂…指揮官。」然後拿出那有點歪扭的黑色甜點,我居然會覺得幸福大概就是如此了…「情人節快樂,菲斯特。」

「其實我也有買一份,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置,送給你好嗎?」

「今天的巧克力一定有神奇的魔法呢,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如果有兩份,幸福一定也是雙份的,所以我們互相分享吧?」我想將我今天的心得告訴潔西卡,她應該會對我有這份新的知識而高興,只是還來不及跟她說,我已經被對面的人緊緊地摟住,讓我瞬間不知所措。

「呃…?」我緊張地不知道如何回應。

「這是當然的,指揮官。」那雙有力的雙手將我溫柔地包圍,我覺得天旋地轉。「謝謝你,我很高興能拿到你的回禮。」他這麼對我說。

我也很想對他說很多很多事情,但是我覺得,或許這時候什麼都不要說要更好,只是靜靜地感受這樣的時光,就很好了…

『我也很高興…今天依舊有你在我身旁。』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十一月 26th, 2013 | No Comments »

迪里轉職感想,懶得修飾純對話。
大概有一點指揮官西批傾向,兔子出沒請注意。

———————————————

「迪里亞斯。」

「什麼?」

「我夢到你變成煌天騎士小隊長。」

「啊…?騎士隊長,那什麼啊,指揮官你要是開始做白日夢,我就要向軍師告發你了。」

「不是白日夢,是昨天晚上睡覺夢到的,而且你還說你要離開團裡。」

「…藍斯洛特王正需要我,所以我的確得暫時離開,但是我…我會回來的,指揮官你作的夢太荒唐了。」

「真的嗎?你還會回來?但是你總是說走就走呢…」

「迪里亞斯啊…」

「…指揮官?」

「恩…迪里亞斯,我不能給你什麼神授盔甲…」

「?」

「但是我終有一天將成為無冕之王。」

「所以,到那時候…你就回來做我的第一騎士吧,迪里亞斯。」

「…指揮官…這是你的命令嗎?」

「不,這是我的願望,迪里亞斯,我不會拘束任何人的,你應該知道吧。」

「這…這我很難…」

「別跟我說沒有命令,你就不知道怎麼做決定了。」

「我…我知道了,我會鄭重考慮的。」

「恩,很好,最後你靠過來一點吧。」

「要做什…唔,指揮官!!!!」

「…怎麼了,你不喜歡吻別嗎?捷克每次出任務都會叫我親他一下的啊…你這次走了都不知道何時回來…」

「我我我…我我,你你…你拿我跟他相提並論…!!!」

「你生氣了?」

「我沒有!你你你…指揮官求你別再靠過來了!!!

—————————————————————

「咳咳…然後呢?親愛的。」

「然後我在夢裡跟迪里亞斯說『不然你來親我好了。』他就跑了…」

「咳咳…這還真像我可愛的指揮官的作風啊~」

「捷克,很好笑嗎?你笑得好難看噢。」

「喔不…我只是覺得親愛的你好~可愛而已。」

「姆恩,聽起來不像那樣。」

「…如果迪里亞斯要離開,真的是夢就好了…」

「親愛的,你還有我在啊~那種笨蛋騎士,怎麼比得上我對你的愛呢?」

「畢竟我們相處很久了啊,難道迪里亞斯離開了,你一點也不會捨不得嗎?」

「我倒是希望那傢伙最好永遠不要再回…喔喔!我說笑的!我說笑的!」

「捷克真是討厭,要是你也離開了,我一樣會很難過的。」

「恩…一樣是嗎?親愛的居然覺得我跟那個隨便就跟人跑的騎士是一樣的,我好難過啊~那如果是其他人呢?其他人你也是這麼想嗎?」

「其他人…?」

「我和笨蛋騎士之外,還有誰會讓親愛的你一樣傷心的人嗎?」

「…為什麼你要問這種問題呢?不管是誰…我都不希望大家走啊…」

「噢,親愛的你好貪心啊…這樣是不行的~你和我才是命中注定的,其他人怎麼能一樣呢!」

「捷克你講得真是深奧…我不懂為什麼會不一樣呢…」

「呼呼~等你懂了之後再來跟我說吧,不急喔,反正你一直都是屬於我的嘛~」

完。(喂)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十一月 7th, 2013 | No Comments »

萬聖節軍師對話感想,AND大概是我家團長的覺醒過程(何)

阿拉拉拉拉阿官我討厭你啊超討厭的喔喔喔,欺負我老婆給我以死謝罪、萬死不惜啊啊!!

———————————————————————

「猜猜我是誰!」一個龐大的身影突然竄進我眼裡,狡猾古怪的笑臉瞇著我瞧,我還沒來得及思考,剛剛那句故意提高的聲線,如今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對方皺起了眉頭:「我還以為不管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都認得出對方。」

「我現在可是偉大的南瓜騎士。」他鄭重地聲明。

此時我才恍然大悟,我的軍師正以勢不可擋的氣勢,企圖爭取我的注意力。

「喔傑洛德,當然我已經認出你了。」只有你一個人,才會這樣獨自的出現在我的周身範圍,而未曾受到我的警覺攻擊。我感覺到心底有什麼東西正在緩緩波動著。

「喔!你早就認出我了,哈哈!」他持續展現自己的裝扮,對著我說「你不覺得我今天跟平常完全不同嗎?我要靠著這身裝扮成為萬聖節之王!」

他狂傲的在我眼前宣示,我該怎麼回答?

過往悲傷的經歷浮現在我眼前,我膽怯弱小的保留著語氣,輕輕地問他:「是指你要征服萬聖節舞會嗎?」

「唔…」

然而我就像是觸動了地雷一般,我的軍師卸下了所有的張狂,我想極力逃脫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卻又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他彷彿垂頭喪氣的小狗一樣,哀怨責備的盯著我。

「你不打算跟我一起嗎?就我們兩個一起過萬聖節,還是你有其他的計畫?」

我深吸了一口氣,知道接下來已經無力挽回。

我望著他眩然欲泣的眼眸,聽不清他又對我胡說了些什麼,只是彷彿看見他拉緊著我,又倏地放開地手。

「…………你就走吧!」

我要走去哪裡呢?

我意識到他的悲傷就像一顆石頭,每次都準確地投入我的心,震出巨大的漣漪。

你的心如此惶惶不安,而我亦終日寢食難安。

「沒事的。」我們彼此的悲傷像是場拉鋸,不過這是不對的啊。悲傷是不應該存在的,我想要保護大家的幸福、想要保護城鎮的幸福、最想要保護的…是眼前這個人的幸福。

「兩個人一起吧?」我追上去緊緊抓住他。

「還是你已經不願意了呢?」我同樣擔憂地詢問。

我看著他慌亂的手腳,感覺心中好像有些東西開始崩解重組,變成一種以往都未曾接觸過的模樣。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八月 27th, 2013 | No Comments »

夜帳/團長過去/這種題材基本還是全自創了/其實貌似可以寫很長的但總覺得沒必要/不在意就隨便翻閱吧…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八月 8th, 2013 | No Comments »

團長/傑洛德/活動感想/求不打臉(喂)

——————————-

「你站在這裡幹甚麼呢~」傑洛德的聲音從我背後傳過來。

「我在看訪客來了沒有。」真難得啊,這時候會見到軍師沒事的跑出來,平常都是很忙的呢。

「這樣啊…那我跟你一起等吧~一個人在會客室,也怪無聊的。」

「……恩?好啊」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今天的傑洛德,看起來有點奇怪,但是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呃,傑洛德?」原本想問,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總覺得傑洛德的眼神緊盯的過份吶,是錯覺嗎?

「恩?」他微笑著不斷看著我,像是在等我說些什麼。

「沒…沒什麼,你為什麼靠我這麼近啊,這窗戶很大,位置很夠的。」最後卻只能迴避的顧左右而言他。

「…因為你這裡有風嘛~吹過來真涼爽啊…」

「這樣啊…呃,傑洛德?」

果然…被盯的感覺不是錯覺吧?我又再度出聲想問他今天的異狀,這次卻讓他搶先了話題「嘿嘿,有沒有看到對街那名牽著小孩等人的大叔?」

噯?什麼大叔?原…原來不是在看我嗎?真是…真是…想必現在的我臉一定漲紅了吧,自我意識過剩了,大概是太久沒有這麼近的看著他的眼睛了…或許移不開視線的其實是我?

「恩,有啊,大概是在等著小孩的母親吧!…感覺很溫馨呢…和平真好~是吧傑洛德。」

「是啊~」

哇哇,我覺得他有在偷偷笑我,得找個話題轉移「啊對了,說到這裡,都沒有聽你提過家人的話題呢。」

「…。」傑洛德翠綠的眼瞳突然縮小,顯得很錯愕的樣子,難道我找錯話題了?但是不過幾秒,他平常的笑容又回來了「應該是沒機會吧,怎麼突然提起這個,是想要更瞭解我嗎?」

但是我知道,這樣的笑容,正是他最擅長偽裝的表情,唉…「恩,是想更瞭解你,所以我們來聊聊吧?」

「…。」「其實…我…」傑洛德的偽裝毫無破綻,但是發出來的聲音卻如此細微。還是不要這麼做吧?每個人都有不想被碰觸的地方,也許…現在還不是時候吧…

「啊!傑洛德,委託人到了,讓我們先把正事解決吧!」我偷偷抓著他的手,希望他能得到一點力量,一點能夠正視過去的力量,然後在未來,我們可以一起面對。

「走囉。」

————————-
我覺得他一直看著我,看得我心好痛…why阿官每次都要虐我(問妳)

Posted in 聖痕衍生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