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8th, 2013

標題是來亂的…。

獸帳/ALL團長/BL、KISS有/其實是幾篇隨筆對話…很草,但是我也懶得修了…

————————-

中毒 (傑洛德x團長)

軍團長坐在自己的房間裡,面有難色的拿起隨身小刀,往自己的指頭割去。他吃痛的瞇了一下眼睛,薄弱的皮膚被劃了開來,流下腥紅血液。

「吶,傑洛德,你看。」他抬起那微微顫動的手指,指向皺著眉頭看著他做出自殘舉動的軍師。

「血的顏色就像蘋果一樣呢。你喜歡吃蘋果嗎?那就吞了他吧。」他瞇起眼睛微微地笑著,用著蠱惑似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人。

「……就算你這麼做,帝努斯那傢伙的毒也解不開的。」軍師深呼吸了一口氣,將眼前那隻蒼白的手拉了過去。

「就當作沒看到吧,嗯?」軍師看著那隻受傷的手,雖然心底疼痛的緊,卻燦爛地笑了。

「如果他真的把自己給毒死,我會把屍體處理到沒人找得到的地方。」

他輕輕的吻了那隻手,像是撫摸一般的滑過上面的傷口,嘴唇沾染了紅跡,接著抬頭看向手的主人,對方的臉色比剛剛還要更加青白了一些。

「哈哈,我是開玩笑的啦,你不是當真了吧?」軍師企圖收回自己頑劣的笑話,卻效果不彰。

軍團長冷顫了一下,開始為自己一時的低落感到慌亂。

「………對不起啦傑洛德,我下次不敢了,你可不要真的對二哥做什麼…」

「討厭,都說是開玩笑的了,你認真就輸囉。」

可惜軍團長永遠都覺得,對面的人說出來的玩笑,全都像真的一樣。

「恩,那我就認輸吧。」他看著手指被軍師隨後包裹成拳頭般大的繃帶山,無力的嘆息。

————————–

小別 (捷克x團長)

「親愛的~」隨著一聲叫喚,捷克豪紳從背後圈住自己的指揮官,因為對方坐著的關係,讓他整個人全身趴在對方的背上,重量壓的身下人有點難受。

「嗯…」被壓的人艱難的發出聲音,回應著突如其來的襲擊。

「捷克…是你回來啦?怎麼沒有先去休息呢…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我現在還在忙喔可能沒空陪你…」軍團長拿著筆的手停止揮動,表情有些困擾的微微側過來看著背上的兇手。

「嗚嗚,親愛的你好冷淡,我明明被派出去一個月沒見到你了,一回來就馬上來找你~~你居然說在忙,我好傷心啊!」加深趴在對方身上的力道,捷克豪紳彷彿是在埋怨著他的不滿,一點也不讓對方繼續作業。

「姆嗯…雖然我也很想捷克你,但是現在我在辦公耶,傑洛德等下會來檢查…哇捷克你怎麼了?」看見身後的人用雙耳遮住自己的臉,微微地顫抖著,下意識的以為對方是不是哭了還是怎樣?

想伸手去撥開那對耳朵,想知道對方突然間的情緒波動是為何…軍團長在碰觸到那毛茸茸的耳朵前,就被瞬間離開的雙耳,和那與平常無異的狡猾表情給嚇到。

「哇啊」軍團長驚叫了一聲。

「呵~上當了嗎!我是騙你的,誰叫親愛的看起來一點也不想我~~!」捷克豪紳調皮的笑了起來,更加緊緊的抓住自己的指揮官,像是不這樣的話,就感受不到對方存在似的。

「呃,嚇到是還好,幸好你不是真的哭了,不然我會很愧疚,捷克你不可以這樣,我真的有在想你…!」

「喔喔?可是人家不相信你了…親愛的要怎麼證明?讓我親一個?」捷克豪紳看著轉過身來的人,脾氣耍的毫無止盡,一個月…一個月啊!好寂寞好寂寞…即使只是一天沒見,都會覺得是那麼的孤單。

他喜歡這個人,喜歡這個有時天真有時冷淡…比自己更加任性更加狂妄的人、喜歡這個有時候情緒單純的一看就懂、有時候又沉默的深不見底的人,到底自己想在對面這個人心中,留下什麼樣的位置呢?

他渴望著,然後身體不自主的先思考而行動著。

「…親一下也不是不行,不過…呃!」軍團長小聲的低估著,未說完話,就被對方給拉近,覆上雙唇,接著熱烈的給吸允啃咬著。

「唔…」疼痛讓人有點不舒服,用雙手推著對自己懲兇的人,但是對方利用壓在自己身上的姿勢禁錮著他所有的動作,根本無從抵抗起。

等等啊捷克,你是說親一下吧,怎麼變成咬一下了啦!軍團長只能在內心喊話,不知道該對這樣的情況作什麼樣的反應。

舌與舌之間的交纏,帶出細細血色銀絲,直到嘴唇被磨到似乎已經滲出鮮紅血液,對方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捷克豪紳不滿足的舔拭著,細細的吻從唇邊移往耳垂、頸上,品嚐許久未有的觸感。

「捷克…」終於空出雙唇的軍團長,這才緩緩道出對方的名字,並非是討厭、並非是想斥駁對方,只是現在這樣的狀況,已經超出預期太多。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以及侵略的意圖,沒有因為這樣的吻而被帶走思緒的軍團長,想用他細小的嗓音喚回對方的理性。

「唔、嗯……捷克…這是在辦公室…」發出來的聲響帶著抖音,柔軟的像是誘惑,捷克豪紳沒有察覺對方的意圖,只是一個勁的渴求著。

「辦公室有什麼問題嘛?我想要…」兩對深紅的眼神對望,捷克豪紳不悅的看出對方的不耐,但是手上、身上全都叫囂著名為孤獨的欲望。

「…但是、嗯…」

「沒有但是,親愛的明明說親一下沒關係~」

你這哪是一下啊。

「捷克…」

「但是…傑洛…嗯、哈…」被吻的全身快要癱軟,想講出的話化為瑣碎的單詞。可如果現在不阻止的話,危機就擺在眼前了。

兔耳聽到了此刻最不想聽到的字句,瞬間震動了一下。

不.準.提,在我的面前,不要提到這個名字!他憤怒的咬了對方的鎖骨,紅色印記逐漸地一個個上浮。

「唔!」疼痛加劇。

「捷克…快停…」

「不要,求我也不會停的~」

「可是…可是…」想講出一句完整的話,怎麼這麼吃力啊…

「可…是…傑洛德…在你背後,他看起來很火…」

————————–

覓食 (帝努斯x團長)

「啊,指揮官,那個派你不吃了嗎?可以給我嗎?」頭髮成淡綠漸層的孔雀在交上報告書之後,盯著團長桌上的點心淡淡地問著。

「恩?這我吃一半了耶,你想吃我再請人做一份?」

「啊,沒關係,我現在餓了,不想等。」

「呃那可以啊,你就拿去吃吧。」

「謝謝。」

「…」一陣沉默。

軍團長看著吃下點心,卻皺著眉頭的孔雀,疑惑的詢問:「怎麼了,是冷了不好吃嗎?不然我還是請人再作一份好了…」

孔雀只是冷淡地看著發問的人,緩緩開口。

「嘴裡的…還有嗎?這一點吃不飽。」

「啊?」

然後不等回應,付出行動。

…啪嘰。

就在隔桌的金髮軍師完整目睹了自家主上遇襲的整幕過程之時,他手上的鋼筆瞬間被一股人為力道分成兩段。

就在筆斷掉的那一瞬間,某人心底想著

…果然當初還是該把那隻鳥種到沒人知道的地方去才是。

END。

————————–

後記隨談:

大概是早期太依賴的關係,我覺得自己對二哥的好感度還加得蠻高的…不知不覺就給他不少甜頭(?)

總之希望這篇不會雷到繪師人才好。

然後我看著捷克…(默),對不起小金毛,你最該寫進筆記的人是我,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跪)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六月 18th, 2013 at 1:52 上午 and is filed under 聖痕衍生.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2 Responses to “聖痕幻想:小金毛的死亡筆記(不”

緞 Says:

看完全部才懂得題目的意思XDDDD
加油啊軍師大人!

shin1 Says:

Σ(゚∀゚ノ)ノ喔妳不是看過了嗎(雖然改了一點點),軍師在我背後 他很(ry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