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st, 2014

原本屋裡的人是打算要將剛剛收到的禮物分給來客享用的。

村裡的人敲著門,喊著屋裡人的名字,後面不忘帶上「大人」兩字。其實屋裡住的人也不是什麼大人,也就房子大了點、空曠了點,上一代留下來的資產多了些,地位啦稱謂什麼的並不重要,大家都是互相往來的好鄰居,只要能自在地過著自己的生活,有困難互相照應就夠了。

正在後院拿著刀具處理食物的那位大人,一聽到叫喊便隨手拿塊布擦了擦雙手,小碎步走到前廊開門。

一見到來者便喜孜孜地說剛剛收到一隻又肥又漂亮的鹹水雞,正在處理著呢,來的正巧有口福啊!邊說邊領著人到廳裡,喊人倒了杯茶就請客人坐著待會兒,馬上就弄好拿過來,有什麼事邊吃邊說吧。來的人也不急,就這麼坐著請主人隨意了。

如果說人生中偶有意外的話,那大概就是指類似這樣的情況吧?才離開不到一分,就從剛剛主人前往的地方,傳出了類似嘶吼的咆嘯聲,內容則是「我的雞啊~!!!」一口茶差點給噴了出來。

後院傳來達達不斷奔走地木屐以及叫喊聲,那混亂不已的腳步聲讓客人終於也忍不住打算前往關心關心,還未到達卻又聽見重物落地的聲響、和隨著聲響發出的慘叫,啊…這是該不該過去啊,想像著眼前可能發生的慘劇,原本還走著的腳步突然就給停了下來。

一片狼籍的後院…呃您還好吧,客人對摔了個大字型貼在地上的人關切地問著,剛剛好像還聽到狗吠聲?但是眼前什麼也沒看到,正想伸出手將人給拉起來,對方卻先爬了起來,一臉灰土的模樣實在讓人生笑,所以就不客氣的笑了起來。

啊哈,給狗叼走了雞嗎?這真是一點也不好笑恩呵呵呵呵~

主人失落地拍拍衣褲,走回原先還擱著美味的檯子,洗了把臉收拾殘局。邊望著追不回的兇手,又是怒又是可惜又是歉意,總是鄰居好心送來的,還說了要分給客人一起嚐嚐呢,這下反而讓人抓著可以笑好幾天的話題,糗死人囉。

其實村裡要做些什麼事,也不一定要過來諮詢,只是一直以來都會找這裡的人作主,即使原本做決定的人已經換了。對方雖然年輕,但是論資歷、能力,依然是相當值得依賴,所以也就這麼順著習慣而為。

主人換了個位置,喚人將茶具給移到廊下,面對著外面開滿的花、聽著水池潺潺的水流聲,便一個隨意盤腿而坐一個規矩的跪坐,相視而談。討論的內容則是這個村中,一直以來缺少,準備自己建設的某棟建築。連設計圖都大半畫好了,實在沒什麼可以挑剔,如果是資金問題亦是不大,廊下盤腿的人聞了茶香,便允諾了開工的事。挑個適合的好天氣,就開始做吧——屬於我們的第一棟山中圖書室。

如果大人小孩們都能開心的使用就好了,他在心裡這麼琢磨。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在藏書,但是他並沒有露出擔心的表情,只是思付著大約該幫忙的方向,就這麼兩人閒話家常,過了一個悠閒地下午。

天氣漸漸轉涼了,位於村莊中央的工地還在持續地施工,一位平常很少外出,更不用說是在這種可能要開始下雪的時節中出現,身著長年黑色棉製和服的修行者,緩緩走向在工地中指揮的人。

該說他是神秘好呢,還是只是不愛出門,連話都說得少的修行者,是這村裡少見從外地來定居的人。

只是被叫過來而已、然後恰巧天氣不太好而已,他面無表情的走過來,似乎什麼脾氣也沒有,但已經在心裡碎碎念了一路。拉了緊衣袖,連個風透過來都讓他覺得冷的極不舒服,似乎看出了點端倪,喚他過來的人一見到人,就趕緊抱歉地請他入後面的休息間進行會談。

燒得熱呼呼的茶一入喉,身子便暖了許多,方才一肚子的怨氣也就消散不少。一邊暖著身體,一邊聽著對方的要求,修行者不是不願意接下這份編輯書目的作業,只是他一想到得常常在這種天氣外出就顯得特別不耐,但是對方不斷致歉跟懇求,一時也很難拒絕…誰叫自己沒事多捐了幾百本書進來呢…真是沒事找事。

會談的時間中,不知何時開始飄起了雪,屋內的人還沒有察覺,直至離去的時間已至,道別之後開了門,才被瞬間打進來的寒氣給擊退。人都已經走出來了,難道還要回頭躲回去嗎?懊惱至極,只能就這樣縮著躲在屋簷之下,修行者望著緩緩飄落的細雪,不自覺中倚在牆上的身體,開始因為疲倦而打起盹來。

沒有離去的意思,寒冷與疲倦將他困在這狹小的簷下,緊閉著的雙眼一直到有人輕拍他的肩頭,才從那一聲「老師…?」的呼喚下睜開。

他聞聲抬起頭,一身棕色的和服映在眼前,看著那撐著傘,用自己高大的身體替他擋著風的身影,這才意會到自己已經窩在這裡多久了…久到居然都給睡著了。清醒之後嘟噥了幾下,也就這麼讓人給領了去。

曾有人說過修行者光是站著不說話,就像是畫中的人一般美麗。而像現在這樣,落下的雪光反射在兩人身上,那緩緩踩著雪地而走的背影,更像是一幅絕佳的景色。這些都是在後來,這個村莊越來越多人來參觀的時間裡流出去的讚賞詞。不過當事人倒是從來也沒察覺到這些眼神便是。

見著這棟大家期盼已久的圖書室就要落成了,大家都很高興。開張的那天,身為策劃者的大人也過來了,瞧著這木製的兩層建築、落地的窗讓室裡在白天即使不開燈,都擁有極佳的採光、周圍的樹林又能隱蔽外面的吵雜,聞著滿地自然飄來的馨香,除了滿意之外,實在沒有第二句話可以形容。

緊接著在不久的幾個月後,這棟原本只是為了村裡而蓋的建築,卻漸漸被外面的人給察覺,進而越來越多的人前往參觀,這樣的發展對村裡的人來說、對大人來說都是始料未及。不,或許對大人來說,這樣的事情是在預料中的,只是他從來也不曾多想、不願意多加臆測,因為想多了總是會多那麼一份掛慮,自己對這樣的責任感是少了點,也不太欣喜於去加重自己肩頭的擔子。

然後再後來的後來,連電影業者都找上門來,看著村裡女孩為了可能見到喜歡已久的藝人來此拍片的欣喜,似乎不是那麼容許拒絕兩個字從口中說出來。當然,這也是在自己並不排斥、並且與對方洽談掌握住足夠完善的聲明之後才能應許之事。

村裡就這樣鬧騰了一陣子,感覺很久很久,不曾有過這麼朝氣蓬勃的感覺…或許這樣的日子,也是不賴的。

在和緩的時間之流裡,偶爾掀起的波瀾,意外地有趣。這是在一些人的心底、尤其是承受過多期待的大人身上,才會產生出的感觸。他坐在自己那偌大且寂靜地屋裡,看著窗外的山景、聽著山間鳥兒的婉轉、昆蟲的鳴叫聲,享受著陽光和煦的照耀與微風的輕撫,然後等待著一件又一件,能打開他心中那道圍欄的事件展開。側耳傾聽著一個又一個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隨著叫喚他名的聲音,起身推開門,愉悅地將人給引進來作客。

2013/4/25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七月 1st, 2014 at 5:14 下午 and is filed under 原創, 單篇作品.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