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5th, 2014 | 2 Comments »

極短篇,夜帳。但是沒有夜傭
指揮官/菲斯特

————————————————————

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到底適不適合我來過,也不知道這樣的點心,由我來買適不適合。從老闆的手上接過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禮盒,我邊走邊想。

巧克力啊…記得潔西卡也很喜歡吃呢…但是今天不管在哪,我都看不見她的身影,或許她也正在某個地方與人慶祝這樣的日子吧。

情人節是個該如何去面對的日子呢?從不知道第幾個表情各異的傭兵手上接受各式、大大大小地巧克力,我開始有點捉不到頭緒…這是可以這樣隨手送的禮物嗎?

我只知道,當我佇立停止,聽見那個人頷首微笑的對我說「情人節快樂…指揮官。」然後拿出那有點歪扭的黑色甜點,我居然會覺得幸福大概就是如此了…「情人節快樂,菲斯特。」

「其實我也有買一份,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置,送給你好嗎?」

「今天的巧克力一定有神奇的魔法呢,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如果有兩份,幸福一定也是雙份的,所以我們互相分享吧?」我想將我今天的心得告訴潔西卡,她應該會對我有這份新的知識而高興,只是還來不及跟她說,我已經被對面的人緊緊地摟住,讓我瞬間不知所措。

「呃…?」我緊張地不知道如何回應。

「這是當然的,指揮官。」那雙有力的雙手將我溫柔地包圍,我覺得天旋地轉。「謝謝你,我很高興能拿到你的回禮。」他這麼對我說。

我也很想對他說很多很多事情,但是我覺得,或許這時候什麼都不要說要更好,只是靜靜地感受這樣的時光,就很好了…

『我也很高興…今天依舊有你在我身旁。』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十一月 26th, 2013 | No Comments »

迪里轉職感想,懶得修飾純對話。
大概有一點指揮官西批傾向,兔子出沒請注意。

———————————————

「迪里亞斯。」

「什麼?」

「我夢到你變成煌天騎士小隊長。」

「啊…?騎士隊長,那什麼啊,指揮官你要是開始做白日夢,我就要向軍師告發你了。」

「不是白日夢,是昨天晚上睡覺夢到的,而且你還說你要離開團裡。」

「…藍斯洛特王正需要我,所以我的確得暫時離開,但是我…我會回來的,指揮官你作的夢太荒唐了。」

「真的嗎?你還會回來?但是你總是說走就走呢…」

「迪里亞斯啊…」

「…指揮官?」

「恩…迪里亞斯,我不能給你什麼神授盔甲…」

「?」

「但是我終有一天將成為無冕之王。」

「所以,到那時候…你就回來做我的第一騎士吧,迪里亞斯。」

「…指揮官…這是你的命令嗎?」

「不,這是我的願望,迪里亞斯,我不會拘束任何人的,你應該知道吧。」

「這…這我很難…」

「別跟我說沒有命令,你就不知道怎麼做決定了。」

「我…我知道了,我會鄭重考慮的。」

「恩,很好,最後你靠過來一點吧。」

「要做什…唔,指揮官!!!!」

「…怎麼了,你不喜歡吻別嗎?捷克每次出任務都會叫我親他一下的啊…你這次走了都不知道何時回來…」

「我我我…我我,你你…你拿我跟他相提並論…!!!」

「你生氣了?」

「我沒有!你你你…指揮官求你別再靠過來了!!!

—————————————————————

「咳咳…然後呢?親愛的。」

「然後我在夢裡跟迪里亞斯說『不然你來親我好了。』他就跑了…」

「咳咳…這還真像我可愛的指揮官的作風啊~」

「捷克,很好笑嗎?你笑得好難看噢。」

「喔不…我只是覺得親愛的你好~可愛而已。」

「姆恩,聽起來不像那樣。」

「…如果迪里亞斯要離開,真的是夢就好了…」

「親愛的,你還有我在啊~那種笨蛋騎士,怎麼比得上我對你的愛呢?」

「畢竟我們相處很久了啊,難道迪里亞斯離開了,你一點也不會捨不得嗎?」

「我倒是希望那傢伙最好永遠不要再回…喔喔!我說笑的!我說笑的!」

「捷克真是討厭,要是你也離開了,我一樣會很難過的。」

「恩…一樣是嗎?親愛的居然覺得我跟那個隨便就跟人跑的騎士是一樣的,我好難過啊~那如果是其他人呢?其他人你也是這麼想嗎?」

「其他人…?」

「我和笨蛋騎士之外,還有誰會讓親愛的你一樣傷心的人嗎?」

「…為什麼你要問這種問題呢?不管是誰…我都不希望大家走啊…」

「噢,親愛的你好貪心啊…這樣是不行的~你和我才是命中注定的,其他人怎麼能一樣呢!」

「捷克你講得真是深奧…我不懂為什麼會不一樣呢…」

「呼呼~等你懂了之後再來跟我說吧,不急喔,反正你一直都是屬於我的嘛~」

完。(喂)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十一月 7th, 2013 | No Comments »

萬聖節軍師對話感想,AND大概是我家團長的覺醒過程(何)

阿拉拉拉拉阿官我討厭你啊超討厭的喔喔喔,欺負我老婆給我以死謝罪、萬死不惜啊啊!!

———————————————————————

「猜猜我是誰!」一個龐大的身影突然竄進我眼裡,狡猾古怪的笑臉瞇著我瞧,我還沒來得及思考,剛剛那句故意提高的聲線,如今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對方皺起了眉頭:「我還以為不管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都認得出對方。」

「我現在可是偉大的南瓜騎士。」他鄭重地聲明。

此時我才恍然大悟,我的軍師正以勢不可擋的氣勢,企圖爭取我的注意力。

「喔傑洛德,當然我已經認出你了。」只有你一個人,才會這樣獨自的出現在我的周身範圍,而未曾受到我的警覺攻擊。我感覺到心底有什麼東西正在緩緩波動著。

「喔!你早就認出我了,哈哈!」他持續展現自己的裝扮,對著我說「你不覺得我今天跟平常完全不同嗎?我要靠著這身裝扮成為萬聖節之王!」

他狂傲的在我眼前宣示,我該怎麼回答?

過往悲傷的經歷浮現在我眼前,我膽怯弱小的保留著語氣,輕輕地問他:「是指你要征服萬聖節舞會嗎?」

「唔…」

然而我就像是觸動了地雷一般,我的軍師卸下了所有的張狂,我想極力逃脫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卻又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他彷彿垂頭喪氣的小狗一樣,哀怨責備的盯著我。

「你不打算跟我一起嗎?就我們兩個一起過萬聖節,還是你有其他的計畫?」

我深吸了一口氣,知道接下來已經無力挽回。

我望著他眩然欲泣的眼眸,聽不清他又對我胡說了些什麼,只是彷彿看見他拉緊著我,又倏地放開地手。

「…………你就走吧!」

我要走去哪裡呢?

我意識到他的悲傷就像一顆石頭,每次都準確地投入我的心,震出巨大的漣漪。

你的心如此惶惶不安,而我亦終日寢食難安。

「沒事的。」我們彼此的悲傷像是場拉鋸,不過這是不對的啊。悲傷是不應該存在的,我想要保護大家的幸福、想要保護城鎮的幸福、最想要保護的…是眼前這個人的幸福。

「兩個人一起吧?」我追上去緊緊抓住他。

「還是你已經不願意了呢?」我同樣擔憂地詢問。

我看著他慌亂的手腳,感覺心中好像有些東西開始崩解重組,變成一種以往都未曾接觸過的模樣。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Posted in 聖痕衍生
十一月 7th, 2013 | No Comments »

呼…好久沒寫這種紀錄了,身為一個電腦白痴真心痛苦。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電腦一整個遲緩,不管是逛網頁或是什麼做都非常不順暢,一開始我以為是瀏覽器的問題,所以停用了很多外掛,但效果不彰。

改用火狐好像好了那麼一點?但馬上又舊病復發,最後我就只能先掃毒了…掃啊掃什麼都沒掃到。

然後因為火狐狂當的關係,我呼喚了系統管理員想強制關掉(喂),結果讓我看到一個很微妙的東西…

我:姆?CPU使用率99%…?這是正常的嗎??

友:超不正常的啊!!!!!!!!

於是我貼了系統管理員給友人,他說兇手在這…

一個叫做 TBNotifier.exe的不知道啥的鬼東西,和不知道什麼更新的程式佔了我全部的記憶體。

最後托朋友找到了這個影片教學砍了那個TBN檔,才解決了這次的危機…

主要就是先去系統管理員把TBNotifier.exe跟apnmcp.exe這兩個程式關閉,然後刪除AskPartnerNetwork這個資料夾(在Program Files資料夾裡面就能找到),最後清一下資源垃圾桶就可以了。

目前是先這樣,至於那個updater.exe我也搞不清楚,總之先關閉程式了(死),總之那個不是xp的更新…總之不要叫我重灌…(哭我不會啊)

那麼以上,有後續再補。

Posted in 日常
十月 23rd, 2013 | No Comments »

我發誓,將善待弱者。
我發誓,將勇敢地對抗強大的暴力。
我發誓,將為手無寸鐵的人而戰鬥。
我發誓,將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發誓,將不傷害任何婦人。
我發誓,將幫助我的兄弟騎士。
我發誓,將真誠的對待我的朋友。
我發誓,將對所愛,至死不渝。

我從未想過我對迪里的感情有這麼深,直至最近查雷的新任務「騎士的品德」第一篇章初始,我就忍不住淚流滿面…

因為當騎士守則第一行出現的時候,我看到的已經不是查雷在讀著心愛導師給的手冊,而是曾經在那座如今已成廢墟的教堂中,面對著他的王,恭敬如流地將這段文字,虔誠如禱告般地將誓言緩緩道出的迪里亞斯…

那段記憶,是迪里亞斯在質疑的矛盾中,僅存的依靠。自己明明如此深深的信任著、欽慕著他的王…但卻如此疑惑、如此無法確認自己忠誠,對他來說,那段真相被隱埋在迷霧中的日子,說有多難熬,就有多難熬。

因為過於純白,才無法將他抹黑,相對於迪里亞斯,查雷德克應該也是懂得這個道理,所以才如此嫉妒著迪里亞斯。但是迪里亞斯心底何嘗不羨慕查雷的位置,其實兩個人都有彼此欽羨的地方,一方是讓蘭斯洛特呵護到幾近殘忍的人;一方是能得知王真正面向,與他如此貼近的人。當這兩個人觀看著對方的時候,心理糾結的大約也就是這些了。

蘭斯洛特的光與影…的確是如此名符其實的一個組合呀…也幸好蘭斯洛特把這兩只調教的如此乖順,不然這組合出來就直接是血案了(汗)

唉,我承認最近我對查雷的好感實在攀升的毫無阻礙,高到我幾乎以為要取代小迪的位置了,若不是這次的更新,我也不會發現我依舊如此溺愛著迪里亞斯。這兩個孩子的確是好可愛好可愛呀(掩面),真想用力摸摸頭呀,有忠犬就是人生贏家!況且還有兩隻!可惡我開始嫉妒恨起蘭斯洛特了該怎麼辦好呢(亮武器)


人皇必須死(X)

看完查迪任務整篇劇情,我唯一深觸的唯有這段,絕不是因為其他部份太閃只剩下白紙的關係,有種迪里亞斯終於苦盡甘來,得到救贖的感覺…被虐了整整一年多呀,說不心疼都是假的,小迪能夠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快樂了(淚光閃爍)

那麼接下來就是大人的時間了,蘭斯洛特過來我們得好好談談…這兩個人的婚事

Tags:
Posted in ACG
十月 22nd, 2013 | No Comments »

「你是怎麼弄的?」我突然對弄臣問道。「你隨著年歲增長、在不同的地方落腳而轉換身份,卻沒有人真正知道你生下來時是個什麼樣的人,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大憾事嗎?」

  他緩緩搖頭。「如今的我,早就不是出生時候的那個人了;別說是我,就連你也不是當年出生時的那個人。你說,誰不是這樣呢?說真的,蜚滋,我們對人認識再怎麼深刻,也不過是知道對方人生的幾個面向罷了。通常只要是知道他人的幾個人生面向,我們就自認為相熟得不得了。父親、兒子、兄弟、朋友、情人、丈夫……一個人可以同時擁有所有的面向,然而卻沒有人能夠深知他在每一個角色之中是什麼情況。我看到你身為幸運之父的情況,然而,我對於你教養孩子的了解,卻遠不如對於我父親教養孩子的了解來得多;然後我對我父親的了解,卻又不如我的叔叔伯伯對我父親的了解來得深。所以,當我以不同型態出現時,我並不是在以假面目示人,而是在展現出世人前所未見的面向。說真的,在我心底的某一處,我永遠是弄臣,也永遠是你的玩伴;然而在我心底也有一處地方,是真正的黃金大人,嗜好名酒佳釀、精緻餚饌、華麗衣裳以及狡黠的言語。因此,當我以黃金大人的身份出現時,我並不是在騙人,而是在展現自己的不同面向。」

  「那麼琥珀呢?」我輕輕地問道。但是話一說出口,我就納悶自己怎會如此大膽地問出這個問題。

  他爭鋒相對地迎向我的目光。「琥珀是我的面向之一,如此而已,既不多加,也不稍減。」

——弄臣命運 羅蘋.荷布

Posted in 節錄
十月 11th, 2013 | No Comments »

好久沒寫活動報告了,其實也是已經很少在參加的關係,之前讓我最怨念的應該是狗狗的衣服吧,但是因為爬山基金實在太珍貴,所以完全不考慮就直接PASS了,還有我很懶得跟人交換東西的原因也有…

眼球活動原先也是沒興趣,但是每天消星發現好像也不難,所以就天天消星時稍微努力爬一下,雖然沒有拿到專武,拿到雪莉衣服我就很高興了~

但是高興歸高興,我那爆滿的衣櫃還是無解狀態(ryyyyy

————-

題外話,前陣子一口氣把利恩跟狗狗的R5材料卡都收齊之後,狗狗R5就出了,現在我已經有三張R5囉~嘿嘿♥

Tags:
Posted in ACG
 1 2 3 4 5 6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