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8th, 2013 | 2 Comments »

標題是來亂的…。

獸帳/ALL團長/BL、KISS有/其實是幾篇隨筆對話…很草,但是我也懶得修了…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聖痕衍生
五月 29th, 2013 | 6 Comments »

傑洛德/團長

有點寫自嗨的,看不懂才發問啊(毆),傑洛德我最愛你了。

—————————–

他從未想過會如此思念眼前的人,明明近在咫尺,卻滿懷相思。

回想起認識的這一年間,明明只有短暫的一年,彼此擁有的回憶卻溢滿的像是數十載那樣地多。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依賴這樣一份關係,從何時起心中生起一股離不開對方的心態。

在自己認為的親密過後,這份緊密依靠的關係卻開始疏離。

每天都有在見面,做著與以往無異的工作,但唯一不同的是,對方再也不會主動抬頭望過來,再也不會親暱的喊自己名字。

那份疏離讓人焦躁的渾身不對勁,卻拿對方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回想起彼此初見的生澀,從對方眼睛裡看見的那份徬徨。以及熟悉之後,在他眼中看見的堅毅;在戰爭之中,看見的自信。

意氣風發地。

這是他對自己主上由衷的讚嘆。

然而,正當以為自己何德能擁有如此桀傲不驕的人之後,才發現這份擁有或許並不如想像中的確實,讓他備受打擊。

想要做些什麼事好力挽狂瀾,企圖崩解這份逐漸尷尬的立場,卻做出了難以想像的拙劣之事,將對方傷得更加徹底。

終究是把人搞得哭了。

而現在的對方像是洩了氣的氣球一般,無力地攤倒在自己床上。

伸手去撫摸對方哭紅未消的雙眼,竟覺得這股熟悉的感觸,思念到讓人足以流下淚來。

怎麼可能離的開呢,就算有再多的藉口與理由,都敵不過自己內心那份強大的欲望,想要留下來的那份貪念。

那份隨著渴望的觸碰,讓眼前的紅色瞳孔迷糊的張了開來。

「傑洛德…」對方瞇著眼張開了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支支吾吾的老半天說不出下句話。

「我很抱歉,主上。」

「剛剛我想說的,是我們已經認識了一週年,我們應該來慶祝一下。」但是我搞砸了,說了什麼剛認識一週的蠢話。

「還有我不應該隨便抱你,想要獨占你一個人。」這句是實話,但百分百不是出自真心。

他想了又想,深深嘆了口氣。

「還有我不應該任性的質問你,你想要選擇的未來是什麼。」未來應該是要兩個人一起尋找才對,喔好吧或許不只兩個人………。

「傑洛德…」

他覺得對方的雙眼好像又要腫了,連臉頰也好像要鼓起來,漲紅一般的羞澀。

他覺得自己好像有股欺負人的快感油然而生…。

「我不會再這麼做了,所以…所以主上不要再逃避了,我應該沒有教出這麼膽小的人吧?」

他很想要摸摸對方的頭,就像以往一般。

想要親吻對方的臉,就像曾經做過的一樣,但是這並不適合現在。

「現在,主上好好的休息吧。」

他提起對方的手,禮儀的親吻了一下。

「然後明天我希望能聽你解釋,什麼都不說就鬧彆扭三個月的理由。」雖然錯在自己身上,但是這份沉默實在該懲罰一下啊…。

「噯…傑洛德…!」對方的眼中噙滿了各種情緒的淚珠,不斷在眼眶中打轉。

在離開了主上房間之後,他在門外見到拿著撲克牌的魔術師。

「軍師大人可真是壞心吶,我是不會讓你欺負親愛的唷。」

「你不是要說,只有你才能欺負這種幼稚的話吧,捷克豪紳。」

「真討厭,這明明是軍師你自己想說的吧~」

「彼此彼此。」

他從未想過,要打破這份藩籬有這麼艱難。

他的主上內心裡明明還擁有這麼多自己不明白、難以駕馭的堅強與脆弱,卻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懂對方。

他回想起這相處的一年,才一年而已啊,一年就說要離開,也怪不得對方氣急的想要有所表現。

這可以算是一份對自己的肯定吧。

他微笑著,臉上掛著的不是笑給任何看的那份笑容,而是出自內心,感受到溫暖的淡淡微笑。

他走向自己的房間,熄掉了房內的油燈,閉上雙眼。並且期待著明天,天明之時,能夠再度瞧見那雙熟悉的雙眼,主動的望向自己所在之處,找尋自己、注目著自己。

Posted in 聖痕衍生
五月 29th, 2013 | No Comments »

春天到了,卻帶來夏至的狂嵐,天氣悶熱的簡直毫不留情!

但夜晚的風,卻吹得我直打哆嗦,不寒而慄。

火在身體裡燒得燥熱,風卻打得我渾身疙瘩,

是驅散不掉的熱氣使人浮躁,還是冷熱交替的不適讓人不快。

從內心積散而來的鬱鬱寡歡,始終理不出一個頭緒,難以駕馭。

Posted in 日常
五月 27th, 2013 | No Comments »

套用了半天,不是找不到喜歡的,就是裝了之後卻無法使用!

現在這個先試用看看好了,除了上面莫名空曠之外,色系跟字體大小行距我都很喜歡…

Posted in 日常
五月 27th, 2013 | No Comments »

每個人都有一套自我保護的方法和一套屬於自己的正義,這幾天網路上遇到的事情讓我突然有點傷心啊,於是想起了奇諾的這篇。

「將來要做一個能理解別人痛苦的人。你們以前沒有被父母這樣說過嗎?這樣一來,就不會做讓對方討厭的事,傷害對方的事了。要是能知道別人的想法,那是多麼方便又了不起的事啊……你們沒有這麼想過嗎?」

「『能理解他人的痛苦就能關愛他人,彼此也將更互相尊敬友愛。』這真是彌天大謊。自己並不感覺痛苦時,卻感知到別人的痛苦,這根本就是一無是處的事,而且事主的痛苦也消除不了……解決這個混亂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遠離他人。彼此間隔數十米遠,既不必擔心遠處的聲音傳過來,也不必顧慮自己的思想傳過去了。」

「這是我最喜歡的曲子。十幾年前在這個國家很流行。聽到它,我總會很感動,每逢此時我就想,『別人聽這首曲子的時候,是不是也像我這樣感動呢?』很久以前和戀人一起聽過,她也說這曲子很好聽,而實際上她又是怎麼想的呢?就像現在,奇諾,你又是在怎麼想的呢……但我並不想知道答案。」

──奇諾之旅 時雨澤惠一



但是不想知道,並非是無情的表現,只是在很多時間,妳以為妳看見的是真實,但是那份感情往往連當事人都無法釐清,妳又要如何分辨他的真實,又為何要對這樣虛幻不實的東西耿耿於懷呢。

順便分享一篇很喜歡的文章:duffer

Posted in 節錄
五月 26th, 2013 | No Comments »

團長過去/全自創/基本跟聖痕世界無關/有點長所以下收…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聖痕衍生
五月 26th, 2013 | No Comments »

[農夫]

太陽烈焰,但曬不退農夫對照顧農田的熱情,他戴起斗笠、拿起鋤頭,天天在農裡翻土、播種、澆水,時常同他的小寶貝們談話、偶爾還唱唱歌讓他們開心。

有一天,曾在農夫田邊飛出去的蒲公英球回來了,蒲公英球落在農夫身上跟農夫說這段時間他到了哪裡、遇見什麼新鮮的事,然後開口邀農夫要不要一起去遊歷這世界。

蒲公英球對著農夫說:只要你放下鋤頭、丟棄你的撒水器,放輕你的身體,就能與我一起遊歷,來吧,世界等著我們。

蒲公英球的邀請讓農夫很心動,但他不想放開他的農田,捨不得這一切,所以他看著他的農田,婉拒了。

蒲公英球不斷的想說服農夫,但農夫仍不改初衷,蒲公英球感到又傷心又氣憤,他對著農夫說:為什麼你不走呢,你看看你的雙手、看看你的雙腿、看看這遍荒瘠的大地,這裡已經不再適合生存,你已經碰不到你的鋤頭、已經摸不著你的器具、已經再也看不見你的寶貝們從土裡冒頭而出。

這裡已經是一片死寂,你的屍骨躺在你的腳邊,你可曾見?

蒲公英球對著將要消失的的農夫喊著,跟我一起來吧,跟我一起來吧。

農夫像是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樣,他楞楞地站在他的農田中央,看著那因為常年乾旱而斑駁的土地、看見那裸露在外,已經乾扁的種子,傷心的落下了淚,但那淚水卻化不成水、澆不到這片旱地。

農夫像是終於放棄了一切,他的身體開始往上浮起,向著天邊而去,最後他看向蒲公英球,遺憾地說他去不到世界了,蒲公英球你自己走吧,至此緩緩消失。

蒲公英球覺得自己做錯了事,他後悔般的低下頭。隨後就像他曾跟農夫說的一樣,只要放開心,就能飛往世界,他放開了農夫,迎著風搖曳著,將這片土地最後的風景納入眼底,隨風離開了這片地。



[蒲公英]

蒲公英球曾經生長在一片綠地裡,在他生長的隔壁就是一片綠油油的農田,他喜歡聽每天農夫快樂的歌唱,他跟這片綠地一起感受著微風、一起享受著歌聲,一起沉溺在這樣的歡樂中。

然而時間流轉,蒲公英長大了,他變成了一團白花花的球,準備迎著風而走。

他看著這片綠地,準備去向不知名的地方,但他捨不得在任何一處落地,於是他流轉著,在思念中不斷地飄揚,直到那天他終於又回到了最初生長的地方。

可是眼前的一切,都與往日不同了,由於烈日接連照射著那片大地的緣故,乾旱產生了,綠地不見了、農地乾涸了,曾經每日在農田中走動的身影也消失了。

但是蒲公英球彷彿能看見農夫仍在這裡,高舉著鋤頭,揮著汗、哼著歌、與他對話、與他一同在回憶中暢遊世界。蒲公英想要農夫離開這裡,但是農夫卻不答應,蒲公英覺得他的心就像這片大地一樣,慢慢的枯萎了,然後他終於看見,在農夫淺薄的身影下面,是一具幾乎被沙土掩埋住的屍骨,那是農夫在這土地上最後的存在。

灰白色的骨頭慢慢的被侵蝕了,細細的白沙迎風消散在空中,蒲公英球望著天空、看向刺眼的陽光,最終抓不住農夫最後的身影。蒲公英放下了一切,他再次離開了這片,迎著風,準備在下一個落腳的地方,永遠的待著。



[旅人]

蒲公英球晃了很久,一晚,風將他吹到一位旅人的身上,蒲公英球決定停在旅人的肩上休息,旅人在發現蒲公英球之後,愉悅的歡迎這個小小的同行者。

蒲公英球跟旅人交換著訊息,旅人知道了蒲公英球懷念的那段過去,好奇著那片曾經綠野遍山的地方,他說我們應該幫助那塊山頭,應該將農夫好好的安葬,應該拯救那片如今荒蕪的大地。

蒲公英球答應了旅人的要求,跟著旅人四處奔波,旅人說如果山頭缺水,那麼我們就引水過去吧,他們邊走向回頭的路,邊探著各種可行的方法,在路上得到許許多多人的建議與協助,蒲公英球覺得很感動,他不知道原來當初做不到的事情,可以依賴著他人來完成。

他們越來越接近故鄉,蒲公英球突然嗅到了往昔那熟悉的綠草味,蒲公英球驚訝了…他離開了旅人的肩上,隨著風快速的奔向前進的路,旅人為蒲公英球的失常而慌亂抓著行李趕了上去。

蒲公英球愣住了,他以為的那片荒蕪,不知何時又恢復了綠地,他漂落在草地上,貼著草地,陷入了沉思。很久很久之後,才從飛來的雀鳥身上知道,原來蒲公英球離去之後,天上開始堆起了久違的雲朵,慢慢下起了細細的雨,這片山頭才又恢復了原狀。

旅人隨後趕了過來,對著這片美景讚嘆不已,旅人找到了蒲公英球,伸出手將他帶了上來,他們一起到達農夫沉睡的地方,在那替農夫獻上了花環,旅人唱起了歌,雖然跟農夫唱的歌不一樣,但那一霎那,蒲公英球覺得心滿意足,蒲公英球決定落地在農夫沉睡的綠草上,在這裡散佈他所有的種子。並且衷心感謝旅人讓他再度回到這裡。

蒲公英的花絮飄滿整座山頭。

旅人在這裡度過了一晚,然後背起了行囊對蒲公英球與農夫說,會在往後的旅程路途,敘述著他們曾經有的故事。

——————————-
這篇是…早期我在聖痕種田種到累無聊寫的…
不知道為什麼大獲好評

Posted in 單篇作品
 1 ...4 5 6 7 8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