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st, 2007 | No Comments »

賀賀微笑地聽著。

薩哈絡嚐著蟹說

「衛重重你想的真多!我已經不去想很多事了。」

「你真的能都不想嗎?」衛重重問。

「我只想著一個問題。」

「一個問題?」衛重重看著薩哈絡。

「後世後代會怎麼看我呢?」

「啊──」衛重重震撼著。

「哈哈哈……你想太多了。」賀賀開口。

「也許後人根本不知道你曾存在過呢。」

「啊──那我非得幹些轟轟烈烈的事才成。」

「也許,後人連弗朝曾經存在過都不知道呢。」

「啊……」薩哈絡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衛重重才舉著,便頓時停空中……

可能嗎?

有一天,眼前這些都將不存在?而且沒有人知道我、衛重重,以及弗朝曾經存在?

衛重重也陷入沉重的疑惑中。

月升到頂,正漸升落在北露台之後……

──賀賀蘇達娜 吳心怡
Tags:
Posted in 節錄
一月 31st, 2007 | No Comments »

宮裡的色官驕傲的要命!

雖然大家都看在她年紀一大把忍受著她的咆嘯,但實際上都在背後抱怨連連。

一天那位總睥睨著人的長輩這麼對我說:

你說我怎麼不是最好的?

如果我不是最好的話,不就表示能替代我的人多的是!

既然如此我還死賴在這個位置作啥?!

說完她又如往常般開始那惱人的一串責罵。

喔我事後想想,好像說的沒錯。

雖然我現在穩穩的當著我的總兵,但是下面能替代我的人是不是很多呢?

我打從心底希望我也能像她一樣有能力且自信,

當然,叫我隨便就罵人是不太可能啦!

我邊想又邊不自覺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薩大人又在那邊傻笑了耶?」
「你新兵啊?」
「耶?這話怎麼說的?」
「跟你說大人的傻笑啊就跟宮裡那色官的………」

Tags:
Posted in 衍生
一月 14th, 2006 | No Comments »

我困惑的看著桌上的東西,拿起來嚐:「難吃…」邊說邊吃
你困惑的看著桌上的東西,過來問我:「可口涼麵,最好吃的涼麵,妳說他難吃?」極度不可思議狀
「最好吃的涼麵?」你在說我手上這一盒嗎?
「從小吃到大的耶~」妳不是沒吃過吧?
「從小….」某個人正努力回想小時候的美食紀錄….

皺眉

「國小時候都吃這的啊。」他正努力點醒我的記憶
「那他一定是退步了….」我沒印象有吃過這麼難吃的麵!

無言

「ㄟ我要出門看車啦~」他甩甩手走掉。
「嘎。」我是不是有種受騙的感覺?

看著桌上剩下的那盒麵,最好吃的涼麵?那你怎麼沒吃~~~~!

Posted in 原創, 日常
七月 21st, 2005 | No Comments »

當女孩醒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這艘船上了。躺在貴賓房的床上,她一睜開眼,便知道自己被拋下了,難過嗎?不!那些亂臣賊子欺騙她的舉動太明顯,她是刻意 的!其實她好想離開,早就想拋下權貴的包袱遊覽這個世界,現在她做到了,一切都是那麼順利!於是她下了床開了房門走出去…

她拉開了門,頭也不回的走上甲板獨自吹風,每當服務完一位客人她總是這樣出去。從她有記憶以來便一直生活在這裡,這是一艘見不得光的船,上頭載著的滿是罪 惡的腥臭。有閒的人到這裡豪賭、有罪的人到這裡躲避、有錢的人到這裡縱慾,她不覺得自己能在這裡待上多久,人來人去她看盡多少東西,連自己也摸不透,只是 萬萬沒想到,她會在這裡遇見那個女孩…

男人露出他淡淡的微笑,靠著欄杆看著他注意良久的兩個女人,一個豐姿多采、一個未染風塵。他要如何抉擇,才能將兩人同時擁有入懷?他左思右想決定先下手為強,那閱歷過深的女人沒那樣簡單,所以他打開雙臂走向女孩,同時準備設個陷阱讓女人心甘情願入網...

「喂。」女人問著女孩
「妳說妳的父親叫做什麼名字?」她紅著臉像個未經世事的少女問著。

「噓。」男人告訴女孩
「這是我們之間的小小秘密喔。」認真的表情像是正告誡小孩的父親。

「嘻。」少女偷偷笑著
「我可找到很有趣的遊戲了呢。」黑色大眼睛在她眼中骨祿的轉動著。

女孩微笑的牽住男人的靠近的手,往他的房裡走去。

女人憤怒的搶過男生懷中的女孩,往她的房裡送去。

男人想著他的如意算盤,女孩看著他的天羅地網漏洞百出,到底網中的會是誰?灑網的又是哪雙手?

一位心思靈敏的少女、一個看破紅塵的女人,加上一隻披著狼皮的小羊,這三個充滿不同心思的人在一艘滿載風雨的船上相遇了,一切是巧合還是刻意?也許只是命運的安排!

Posted in 原創
六月 13th, 2005 | No Comments »

縱然有萬般不願,這裡卻已成為戰地。

受命於此地的我,無奈卻也習以為常。

早晨才剛結束場私鬥,淋過一身舒爽,接下來的任務是養殖農作。

輕輕拍起透明薄翼、操作著正確方向而飛,呼喝一聲!全軍因而待命。

日覆一日……..

眼前晴空萬里,何獨一人落落寡歡?

停下飛行的腳步緩緩靠近,隨我而下的無數眼睛亦隨之而望。

透明清澈、不帶點恐懼,啊….是否請求我的幫助?

令人臉紅的相遇…….

順利進行的工作,照以往方式從未出錯,只是今日,感到陣陣疲憊。

一聲輕巧進入耳膜,瞇起眼看進靈巧身段,是這樣嗎?方向錯誤了啊!

樂得捲起狂風,聽見陣陣讚嘆,不過….

汝是何人?

慌忙的不知所措。

為何會在此地留連、為何會在停頓之時又更向前……

被掠的手腕無法掙脫,不覺望向的,是使自己更加陷入的一眼。

忽視不能的眼神。

默默的接受指導、不拘的親密接觸。

非是感受不到心中跳動的喜悅、只是尚未理解…那身影便無聲暫離。

曖昧至極的關係

樂於妳無原由的到來、收穫良多,只是身在此地,不是敵便是友。

隨著那眼神的方向望去…….十足令人玩味。

「別告訴我你們素不相識。」將軍一句話,便逼得我不得不坦承。

「我不認識她……..」對方的回答著實讓我吃驚。

「小姑娘,那麼妳總不會說謊。」嚴厲的眼神,嚇得我不知如何出聲。

「………」難道是我亂了這一局?

「在下決不扯謊!」難道是我誤會了?

「道出妳的身分,吾則不追究。」看來是我多事了…..

緩緩開口….

「我…我只是路過而已啦!!」

小粉蝶再度領著她的夥伴,回到旅程當中。

蜻蜓將軍無趣的打發小兵,半浸水面之上。

小蜻蜓無言心中悶著不響,拍打翅膀離去。

Posted in 原創, 單篇作品
六月 7th, 2005 | No Comments »

在幽暗的牢籠裡關住許多的人,大家總是無奈的看著窗邊的日出日落。太陽的光線折磨著我,月亮的光環只能溫暖一部分人的心,其中一個,就是你這笨蛋。

當門打開的時候能做些什麼呢?逃走嗎?世界並非是沒有盡頭的,終究...那永遠只是一場空。

但是為何你要這麼拼命的抓住我的手?

逐漸亮白的天際讓我恐懼不安。你不是不知道的,見到太陽,等於見到我的死期。

真恨不得把你甩到一邊去

才這麼想的當時,你真的鬆手了。讓我驚的一下是,為什麼...你接下來的動作是倒臥在我懷中?銀針反射著光線正死緊的插入你的額頭,鮮紅的血溢了出來。

顫抖的是我的身體

我想到你之前對我說:我的世界,因你而永無止盡,讓我帶你到無邊的那頭。

唉,好傻啊,這階梯比世界的彼端還要長遠,像是見不到底一般,你要如何才能辦到?是我的笑容讓你變呆了嗎?還是日日夜夜的纏綿使你忘了自身的處境。

我不想走了

眼睛狠狠的瞪著頂端的那個人,那一身素白的衣服,正隨著風飄蕩著。
放了他吧,這種手段不適合你的身分。
雖然我嘴裡這麼說,卻只露出一貫的冷眼對待,老實講我也很無奈...天生我就不可能哀淒的央求人,不過你可以。

搖一搖你。

喂,你要起來沒?話都還沒說完

唉唷。你幹麻這時候吻我,很生氣。可是又很高興。

沒事就起來啊,笨蛋,拖著我到這裡總點負些責任吧。現在我可沒心情回應你的傻笑。扯扯你的笨蛋臉!

所以你忍著痛揹著我往前跑,雖然我一點也不累,可是很享受,恩,這樣還不錯。

只可惜,天就要亮了。緊緊地抓住你,笨蛋啊笨蛋,要我說幾次才能懂?就算用你龐大的身體來替我擋也是沒有用的。雖然再這樣下去我就會消失了,但是也無防啊,只可惜不能繼續拉你的臉逗我開心。

你再親我一下吧,我就笑一個給你哪,你滿不滿足?

好熟悉的溫度啊,只是再也感受不到了。

Posted in 原創
 1 ...82 83 84 85 86 87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