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1st, 2007 | No Comments »

一個接一個的Deadline成為我的時間刻度。
我還要做廣告嗎?
世界上的其他人類是怎麼過日子的?
應該還有其他人類吧!?
我幾乎快認為世界上只有兩種人:廣告人,客戶。

第一次出國,決定以自助旅行的方式進行。
沒有很興奮,因為有許多人生的疑問都被我扔進行李裡面

比如說,我還要繼續做廣告嗎?
以及,我還要繼續做廣告嗎?
以及,我還要繼續做廣告嗎?
還有,我還要繼續做廣告嗎?

 在舊金山。
逛漁人碼頭…拿了一堆DM與印刷精美的宣傳單。常常停在戶外廣告前。
在大街上閒晃…拿了一堆DM與印刷精美的宣傳單。常常停在戶外廣告前。
抱了一大堆書,記了一堆筆記。

我在做什麼?離開廣告圈不到1/4個月。

 在亞利桑那
看著角底下的科羅拉多河,第一次看見這幾個字的感覺突然湧現──翻譯得好地質好歷史好波濤好科羅拉多!我好喜歡做廣告!

不做廣告,我好無聊。離開廣告圈1/2個月。

 在紐約
坐在中央公園的草地上,看書,看書中的各種廣告。
走在著名廣告公司的大本營麥迪遜大道上,想著各廣告公司的名字。
逛MOMA、逛博物館,激發靈感。
在格林威治、在蘇活,找到不同的表達方式…
看《Cats》,聽見"if you find there the meaning of what happiness is,then a new life will begin…"

天啊!我好喜歡做廣告。

我好想趕快回到台灣做廣告。

──菊兒胡同六號 吳心怡
Tags:
Posted in 節錄
二月 17th, 2007 | No Comments »

迷戀瑪丹娜的聖女貞德、唾棄西蒙波娃的花木蘭、崇拜愛蜜莉狄金遜及金庸的御前一品帶刀侍衛,一起轉頭問我。

加起來五十歲的心智轉頭問我上輩子的事 。

我說,我前世是塊豆腐。

氣瘋了的御前一品帶刀侍衛說:我肯定是買下那塊豆腐一口氣吃光的人。

我說,我覺得我並非你那個朝代的豆腐。

迷戀瑪丹娜的聖女貞德說:大家前世都是人,就你是塊豆腐?!

氣瘋了的御前一品帶刀侍衛說:好!你前世是塊豆腐,那告訴我你當豆腐的事。

「當豆腐的事?」

想想我當豆腐的事……

得先從一顆黃豆轉世哪。

先清洗、浸泡、磨成漿、煮沸、過濾、豆漿…加壓,才得以成為豆腐。

很磨人的。

但主要記憶還是長安城大市集邊上的一個豆腐攤。板板六十四。

豆腐總不是主菜。

身為豆腐的我,只經歷過一種方法,因為我只是一塊豆腐,不可能分幾次煮……。

她,那買我的女子,把我放進一個深色陶盤上,灑上一點點香樁末,淋上醬油。

我是涼拌的。

──女巫.們 Woman 吳心怡
Tags:
Posted in 節錄
二月 1st, 2007 | No Comments »

你什麼事都不在意,就好像天塌下來也與你無關!

哈哈哈……天塌下來本來就跟我無關啊!

別煩!都是個經過罷了。

經過?

每個人都只是每個人的經過。

不是挺美妙的嗎?你會經過很多人事物啊!也會成為許多人事物的經過啊!

所以我

所以你…回家睡個好覺。一切事情都將成為經過。

今晚,只是你眾多日子的一個經過,我只是你的一個經過。

賀賀你不是我的經過!你是我的……我的…… 薩哈絡一時心急,想不出表達賀賀對他有多重要的字句。

我不過是你的酒肉朋友。 賀賀笑著說。

……酒肉朋友?……對! 薩哈絡知道賀賀已經知道他的意思便行了。

賀賀微笑著看著薩哈絡複雜又釋懷的神情轉折。

……現在我可不可以問點正經事了? 薩哈絡說

剛剛的問題不正經啊? 賀賀正色說。

──賀賀蘇達娜 吳心怡
Tags:
Posted in 節錄
二月 1st, 2007 | No Comments »

賀賀微笑地聽著。

薩哈絡嚐著蟹說

「衛重重你想的真多!我已經不去想很多事了。」

「你真的能都不想嗎?」衛重重問。

「我只想著一個問題。」

「一個問題?」衛重重看著薩哈絡。

「後世後代會怎麼看我呢?」

「啊──」衛重重震撼著。

「哈哈哈……你想太多了。」賀賀開口。

「也許後人根本不知道你曾存在過呢。」

「啊──那我非得幹些轟轟烈烈的事才成。」

「也許,後人連弗朝曾經存在過都不知道呢。」

「啊……」薩哈絡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衛重重才舉著,便頓時停空中……

可能嗎?

有一天,眼前這些都將不存在?而且沒有人知道我、衛重重,以及弗朝曾經存在?

衛重重也陷入沉重的疑惑中。

月升到頂,正漸升落在北露台之後……

──賀賀蘇達娜 吳心怡
Tags:
Posted in 節錄
一月 31st, 2007 | No Comments »

宮裡的色官驕傲的要命!

雖然大家都看在她年紀一大把忍受著她的咆嘯,但實際上都在背後抱怨連連。

一天那位總睥睨著人的長輩這麼對我說:

你說我怎麼不是最好的?

如果我不是最好的話,不就表示能替代我的人多的是!

既然如此我還死賴在這個位置作啥?!

說完她又如往常般開始那惱人的一串責罵。

喔我事後想想,好像說的沒錯。

雖然我現在穩穩的當著我的總兵,但是下面能替代我的人是不是很多呢?

我打從心底希望我也能像她一樣有能力且自信,

當然,叫我隨便就罵人是不太可能啦!

我邊想又邊不自覺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薩大人又在那邊傻笑了耶?」
「你新兵啊?」
「耶?這話怎麼說的?」
「跟你說大人的傻笑啊就跟宮裡那色官的………」

Tags:
Posted in 衍生